乡村小说网 > 剑镇四海 > 第四十三章沿河百里无踪迹
  最新网址:“什么?”

    宋天行怒吼着,举起桌子上的砚台就向着那单膝跪地正在汇报的手下砸去。

    “阁主息怒!阁主息怒!”

    那手下被砸中额头,顿时皮绽肉开,鲜血直流,但他却丝毫不敢躲避,只是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宋天行此时正在气头上,要是让他砸了消消气还好,不过是点皮外伤,若是躲开,那便是火上浇油了,真当他宋天行的刀不利吗?

    “废物!一群废物!我天武阁怎的就养了你们这么一群废物?还有官府那边,年年收老子银钱的时候这么痛快,让他们找个人这么久都找不着,真当我不敢杀了他们?”

    一旁的房乐池见宋天行气昏了头,居然口不择言,赶忙拦下了他,再暗中挥挥手,让那额头流血,看着有些狰狞的手下先退下。

    “阁主息怒!你先下去吧。”

    房乐池与宋天行关系亲厚,不同于天武阁的其他人,既然是房乐池拦下的,宋天行好歹还是给了个面子,冷哼一声,说道:“算你运气好,有方客卿替你求情,不然我今天非得打死你这个废物不可!滚吧!叫他们抓紧搜查!”

    那手下如释重负,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血都沾在地上了。

    “多谢阁主!多谢方客卿!我这就去!”

    宋天行看着下方手下似逃跑一样的身影,恼怒地哼了一声,又将桌上的几本杂书摔在地上,沾了血。

    他指着手下离开的方向,对房乐池说:“要不是乐池你好心,我今天非得打死这些废物不可。”

    房乐池在一旁劝道:“阁主息怒。那刺客本就狡猾,刺杀少阁主时计划周密,一环扣一环,想来早已算计到了后续的逃跑路线。”

    宋天行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单单是杀子之仇,让王肃就这么从他手底下溜了,让他总有种被戏耍了的感觉。

    这两个原因让他对王肃有这么莫大的恨意,也十分恼火,这两天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将天武阁的门人弟子全都发动,派出去,沿着那条河流一路搜查,却一无所获。

    他还亲自去了太原的城主府,找了太原城城主,让他帮忙搜寻,太原城城主也派出了捕快和小吏,同样是没有找到。

    雍州两大势力,如此大张旗鼓地搜查,居然连一个内功尽失,身受重伤之人跑了,真真是奇耻大辱!

    雍州这地界上,武林门派素有一阁一派两宗三教之称,实际上,天武阁和恒山奇玄剑派要比另外的两宗三教强上一些。

    但再过几天,等到这件事儿传播开来,其他门派到时听说天武阁少阁主被人刺杀,可天武阁和太原城一同寻找居然都找不到刺客,宋天行现在已经可以想象到那些门派会是何等的嘴脸了。

    宋天行本就好面子,想及此处,火气便愈发地大起来了。

    “乐池你说的我也明白,可我就是不懂。那贼子难不成还能长翅膀飞走了不成?这么个废人,经脉丹田全都被我一掌锁住了,还被我打成重伤,他们还找不到?我看呐,分明是找得不认真,随便转转糊弄我罢了!哼!”

    房乐池叹了口气,他心里其实清楚底下人并没有糊弄他。

    天武阁的门人弟子虽然在外作威作福、无恶不作,可一回到天武阁,那便温顺得像只猫咪,否则哪天要是一不小心惹到了宋善或是宋天行,丢了命都没处说理去。

    眼下宋善一死,宋天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就昨天,有个厨子端上了的菜冷了点,就被宋天行活活打死。

    如此这般,底下的门人弟子如何敢不仔细去找?

    至于说太原城的人,房乐池觉着也不可能不尽力。太原城和天武阁相互勾结的事情,在雍州其实并不算什么秘密了,雍州人一般不会提起,但都是心照不宣罢了。

    天武阁每年给太原城城主以及几个官员大量银钱,以及武力协助,甚至还帮雍州最大的那几位训练私兵

    而官府那边则是给天武阁提供政治便利,凡是官司,不打则已,打了的话,无论被告原告,赢的铁定是天武阁。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年天武阁能够在雍州积累如此多的房产、田亩以及商铺。

    可以说,现在的天武阁,已经不大像是个传统的江湖门派了。

    “阁主息怒!底下人焉敢不尽心?只不过我们的势力大多遍及在城池以及周围,这种乡野村镇没有太多涉及,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实属正常。”

    房乐池好说歹说,又苦口婆心地劝了好半天,刚烧开泡好的茶水都变凉了,宋天行的火气这才消了些。

    宋天行喝了口茶水,入口才觉着凉了,不好喝便又一口吐了出来,向房乐池问道:“乐池,说起来,那刺客的身份查到没有?”

    “这”

    房乐池一听,暗道一声不妙,他先偷着瞅了一眼宋天行,在犹豫要不要说。

    宋天行一看房乐池这副犹豫的样子,哪里还不懂,刚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一把将茶杯摔在地上,骂道:“这群废物!都是干什么吃的?”

    房乐池叹息一声,说道:“那刺客很有可能和那天卢阳庙下与我交手的是同一人。可那天阁主你找画师画的画像我也看了,终究是有几分不同,这就说明这刺客精通易容,我们没有他真容的画像,想要查他的身份还是难了点。”

    宋天行哼了一声,说道:“我自然知道他易容了,但他在被我追杀途中易容已经散了七七八八,那副画像就算和他的真容有所差距,但也不会太大。而且他能杀得了善儿,还能接下我那几拳,在江湖中岂是无名之辈?我们在绣衣司里的暗桩这也查不到?”

    “没有,那天画师一画好就将画像临摹了一份递了过去,但是暗桩一直没有回信。”

    “一直没有回信?”宋天行疑惑道,稍加思索之后,又惊又疑,问道,“难不成他被绣衣司揪出来了?”最新网址: ;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xiangcun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