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我在冷宫种田 > 全部章节第169章远亲
  聿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把尹灵鸢送回了客栈。

    客栈里,齐烨早已回来,见到尹灵鸢疾步上前:“你去哪儿了?”

    尹灵鸢的手还被聿泽牵着,忽然有种微妙的,被“捉奸”的感觉。

    聿泽放开她的手,顺势抱拳:“黄兄,又见面了。”

    齐烨这才注意到身旁的聿泽,疑惑道:“尹兄?”

    “在下行至此地,得知这里的花朝节很热闹,谁知今日去看热闹,却无意中救了尹小兄弟。”聿泽信誓旦旦,“尹小兄弟被人群绊倒,险些受伤。”

    齐烨看向尹灵鸢的眼神里多了些关怀:“你没事吧。”

    尹灵鸢摇摇头:“没事。”然后看了眼聿泽,补充了句:“多亏尹大哥救了我,还把我送回来。”

    “多谢尹兄了。”齐烨冲聿泽拱手。

    “我同这位尹小兄弟有缘”,聿泽装大尾巴狼,当着齐烨的面哥俩好似的搭了尹灵鸢的肩膀,“人既已送到,在下就告辞了。”

    齐烨盯着他搭在自家毓妃肩膀上的手,微微蹙眉,可是想到尹灵鸢此刻是男装,男子之间这举动实算不得什么,硬生生将不快忍了下去:“尹兄不多坐一会?”

    “不了”,聿泽道,“这热闹也看完了,在下打算继续南下,黄兄,尹小兄弟,有缘再会。”说着冲齐烨一拱手,又亲昵的拍了拍尹灵鸢的肩膀,扬长而去。

    尹灵鸢忍着嘴角的抽搐,配合某人的表演。

    齐烨确认她真的没有受伤,便让尹灵鸢先回去休息,他自去处理事情。

    从余刀的口中,尹灵鸢方才得知,那个嚣张跋扈的孙大公子,之所以敢如此,还是有些倚仗的,而这倚仗,甚至还牵涉到了宫里。

    孙公子名唤孙大宝,他爹孙德海是宫里孙嫔的远房表叔,孙大宝便是孙嫔的表弟,甚至以国舅爷自居,处处横行霸道,本地官府根本就不敢管。

    而齐烨之所以在选花魁的时候掺上一脚,就是为了处置这个孙大宝。

    他本也以为这人是本地衙内,横行乡里,没想到一番查探之后,竟查到了自己的后宫。

    齐烨直接休书一封,对孙嫔一番斥责,让她约束好家里人。尹灵鸢趁机也给娴嫔写了封信,询问宫里的情况。

    信寄到宫里,对孙嫔而言可真是无妄之灾,荣贵妃更是抓住这个错处,对她好生磋磨了一番。

    自然了,这是后话,且说眼下,孙大宝被抢了美人,又没揍成小白脸,怎肯善罢甘休。

    在尹灵鸢回到客栈不久,他便纠集了一帮人,围了客栈。

    客栈老板一看这架势,暗道一声不好,放下手中的算盘,快步上前陪笑躬身:“哎呦,孙大公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滚蛋!”孙大宝手一挥,粗壮的手臂将客栈老板直接推到一旁,冲着楼上大吼:“小白脸,我知道你住这家客栈,有种的就出来!”

    “不是,孙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客栈老板生怕他在此闹事。

    孙大宝却根本不理,依旧嚣张的大吼:“再不出来,爷爷我就让人拆了这客栈!”

    齐烨并没有出现,出来的是抱着刀的韩风,他根本不跟孙大宝废话,飞身下楼,两招便将人制服,押在刀下。

    小厮们一看自家主子被制,一个两个都冲了上来,然而他们根本连韩风的一片衣角都够不到,大步流星的冲上来,又干净利落的被撂倒。

    “滚!”韩风从始至终只冷冷吐出了这一个字。

    小厮们东倒西歪,看着自家少爷哎哎叫,却慑于韩风的威势,不敢上前。

    “快回去禀告老爷!”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众小厮仿佛被打通了灵窍,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跑出客栈。

    客栈老板目瞪口呆,本以为是一场恶战,自己这地方少不得要遭鱼池之殃,没想到这个拿刀的武艺如此高强,收拾了所有人,连客栈的一个桌角都没碰坏。

    孙大宝被五花大绑,噻了嘴巴,押到齐烨跟前,韩风推着他噗通一声跪下,沉重的吨位砸的地板一阵颤动。

    韩风抽出他的塞嘴布,孙大宝粗砺的叫嚣声立刻响起:“你们敢抓我,知不知道我姐是什么人?”

    齐烨微微蹙眉,韩风立刻又把塞嘴布给他怼上了。

    不顾孙大宝从嗓子眼里发出的呜呜抗议声,韩风恭敬问:“公子,怎么处置这个人?”

    齐烨一直在伏案写着什么,这时正完成最后一笔,他把写着两行字的一张纸折起来,递给韩风:“明日一早,一同送去州府衙门。”

    “是。”韩风明白,命人将孙大宝拖下去看管。

    齐烨又拿出另一封信:“快马加鞭送去台州,让蔡学士他们处理完台州的事情,便来漳州。仔细调查一下孙家父子的情况,将漳州府的处理情况告知我。”

    “是”,韩风领命去。

    隔天一大早,尹灵鸢一行人启程,离开漳州。

    而漳州官府衙门前的空地上,丢了一个五花大绑的孙大宝,与此同时,一封剪短的书信被直接送到了漳州知州大人的案上。

    上书八个大字:详查恶行,禀公处置。

    并且在信的左下角,印上了一个小小的齐字。

    漳州知州盯着这齐字看了半晌,瞬间想到一种可能,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忙问守卫:“送信的人呢?”

    守卫根本就没看见人,实话实说道:“属下不知,那人来无影去无宗,根本难觅踪迹。”

    知州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测,不敢怠慢,连忙吩咐将孙大宝收押。

    “大人,这孙家可是宫里孙嫔娘娘的远亲……”属下提醒道。

    “皇后娘娘也不管用!”知州腾的站起身,疾声吩咐:“快,吩咐下去,将孙大宝往日犯案的卷宗都找出来,还有他爹孙德海,一并给我铐回来,细细审问。”

    “这……”守卫犹豫。

    “还不快去?!”知州恨不得踹他一脚,皇上南巡,这一路的官员都是提心吊胆的,前两日刚听说皇上竟然微服出现在了定州,这下一个地方,可保不齐就是自己这。

    知州大人自问为官这么些年,没什么贪赃枉法的,唯一的不足就是孙家父子,可他们背景实在硬,自己不敢随意处置,只盼着这二位爷能消停一阵子,谁知道孙大宝就撞上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底下人见自家大人如此着急,也不敢再犹豫了。

    “对了”,知州再次出声,“查一查孙大宝近日跟谁起了冲突,若是查到人,立刻来禀我!”

    人自然是能查到的,只不过得到的消息也只能是他们一早便离开了。

    齐烨没有挑明自己的身份,只给了暗示,便是要看看这漳州知州怎么处置,若是秉公办理倒也罢了,但凡有一点徇私,随后而来的御驾便会将情况如实禀报给他,到时候这个知州还坐不坐得住就两说了。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那个叫水仙的姑娘,一大早的等在客栈门口,想求齐烨收了她。

    她的那件贴身小衣最终也没有卖出去,齐烨虽叫了两千两银子的高价,但之后就是一片混乱,这银子也就没付。

    昨夜,水仙被阿秀狠狠教训了一顿,她本是名秀楼这一批雏妓里最出色的一个,阿秀还指着她借花魁选卖上个好价钱,谁知道最后一分钱都没捞着,还得罪了孙大公子。

    水仙抱着自己那件小衣在客栈外等了一夜,直到早上见到齐烨,才眼前一亮,迎了上去。

    尚未进前,便被韩风伸臂一挡。

    水仙有些着急:“公子可是要走?”

    齐烨凝神细看,才想起眼前之人是谁:“水仙姑娘?”

    “公子昨日买了我,奴家愿意跟随公子。”水仙说着盈盈一拜,双手奉上那件小衣。

    齐烨喊出高价,实在也不是为了这水仙,不过君子一言,到底是自己喊了这个价。他朝张澜伸了伸手,后者立刻掏出两张银票给齐烨。

    身为户部侍郎的张澜张大人,在南巡中也担当皇帝的钱袋子。

    银票正好是两千两,齐烨递给水仙:“昨日之事,实属无奈,这里是两千两,姑娘拿去便是。”

    水仙眼前一亮,接过银票心神激荡,又把小衣往前递了递:“请公子收下……水仙……此后便是您的人了。”说到最后已是面颊酡红,声若蚊蚋。

    虽说是经过悉心调教的,到底不比久经风月的老手,做不来那豪放魅惑。

    先行上车的尹灵鸢和楚美人围观全程,楚美人听到这里终于坐不住了,狠狠骂了句:“小贱人。”

    尹灵鸢当没听到,楚美人不甘心,阴阳怪气的问她:“姐姐就不着急吗?这样的女子也配跟着公子!”

    尹灵鸢看的兴致勃勃:“有什么可着急的,若真多一个妹妹,岂不热闹?”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xiangcun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