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禁鉞 > 风起云涌第五十一章失散于林
  烟控兽,一种极为少见的魄兽,它们神奇而又恐怖,夺取天地之造化于血脉,目前只在无尽森林和神启大丛林中,发现过他们的踪迹。

    它们天赋异禀,靠着血脉拥有着魔主的潜力,但是十分戏剧的是,它们没有任何攻击力,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一个魔主级别的烟控兽,甚至也无法直接杀死一个魔者。

    但是没有攻击力并不代表它们没有威胁,相反它们比任何一种魄兽都令人惧怕,它们的神通只有一个,那就是自爆,这种一生也只能使用一次神通不知道成为了多少生命的梦魇。

    它们自爆的时候会在一个范围内形成烟雾,这个烟雾可以屏蔽声音,遮蔽视线,时间久了甚至会影响呼吸,最可怕的是在这个烟雾里面,就连世界树之叶也会被干扰。

    要知道世界树是多么超然的存在,哪怕是魔君强者对它都只是一知半解,空间,时间,生命,一切圣魄大陆的奥妙都在世界树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所以可以想象能影响世界树之叶的烟控兽,是多么强大的血脉了。

    这对于有些人是不能接受的,他们把世界树当做全知全能的神,对着世界树有着盲目的崇拜,觉得是世界树撑起了整片大陆的天空,哪怕他们连世界树是什么样的都没见到过

    这些人自称树神狂热者,他们甚至公然组织过猎杀一只身在天启大丛林的魔主级别,也是三族目前发现的唯一一只魔主级别的烟控兽。

    不用多说,等级越高的烟控兽自爆的动静肯定越大,范围越广,烟雾的质量也越强,他们把那只魔主级别的烟控兽逼到自爆,导致一半的神启大丛林都成为了禁区。

    一半的魄兽资源,一半的天材地宝,都如同泡沫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个曾经另三族骄傲的神启大丛林直接跌落神坛,曾经三族领地中最大的丛林,曾经作为在修行者们最想去的丛林,到现在的默默无闻

    当然这些疯狂而自私的疯子都付出了代价,神树教会被打上了邪恶的标签,三族人人得而诛之,如今他们只敢在地下活动。

    张皓十分冷静的开始回想着这些烟控兽的资料,这些都是他从书上看来的,当时只是觉得新鲜,没想到真的会被他撞见。

    要知道烟控兽是何等稀有的魄兽,他倒是直接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小团体,最起码有四还是五只一起自爆,虽然等级都不高,但是叠加在一起形成的烟雾也是可怕至极。

    确定了无法使用任何方式传递信息,他开始缓慢的向着周围移动,希望能摸到别的伙伴,在这片烟雾中他甚至无法看清自己的手,更别说快速移动了。

    很可惜,他找了半天,也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伙伴,别说另外三人,哪怕是一个学员他都没摸到。

    “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摸的方向有问题吗?实际上我远离了队伍?”

    张皓在心中想到,他只能用这个理由解释,为什么明明眼睛可以看见的时候,感觉都是触手可及,眼睛一瞎大家就无影无踪了。

    此时此刻,虽然学员们和低级魄兽都消停了,但是两位导师和焱虎的战斗却没有停下

    他们寻着对方的一点点的气息发动攻击,一道道能量匹练你来我往,烟雾对他们的影响虽然很大,却还不到完全无法战斗的地步,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他们战胜了烟控兽。

    只能说这个级别的烟控兽还差了一点而已,要知道神启从林那片禁区,连魔主都不敢乱闯,一不小心就是有进无退。

    李冥警惕的行走在烟雾之中,青龙偃月刀上流淌着鲜红而滚烫的鲜血,这是他刚刚给这只魄兽王者的一记重创。

    他心里清楚,这只骄傲的焱虎肯定会寻着自己的血腥味,找到他,给他致命一击,只是他并不害怕,反而十分欣慰,焱虎寻找他,这样也就等于变相保护赵朝华了。

    “叮~”

    青龙偃月刀触碰到了一个同样坚固的物体,李冥心中一紧,火焰瞬间覆盖在了刀刃上,勉强驱散了一些烟雾。

    李冥隐隐约约之间看清楚了,与他大刀相碰的是一杆细长的剑,是谁不言而喻了。

    “朝华”

    李冥虽然很欢喜与赵朝华的相遇,但是他还是默默后退而去,他知道停留在这里会导致二人都被焱虎攻击,受伤的一个他就够了,他要保证朝华的安全。

    赵朝华则是没想那么多,本来按着战术来说,现在两人分散开来就是最好的策略,所以我们的李冥老师又一次感动了自己。

    就在李冥缓缓向后退去的时候,他的身后仿佛亮起了一双赤红色的眼睛,这双眼睛仿佛喷洒着熊熊怒火,即使在最寒冷的冰山上也无法熄灭它的炙热。

    即便是在看不到任何出路的阴霾中,这双眼睛也永远直视着前方,它的主人对自己有着觉得的自信,它就是天生的王者,这片丛林的主人!

    回到张皓这边,他依旧在漫无目的缓慢移动着,除了嗓子有些痒痒的,倒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我或者是他们在哪呢?这样真的能走出去吗?会不会原地打转?听说这东西有毒,能不能活着走出去都是一个问题,该怎么办呢”

    张皓在心中默默思考着问题,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他的脚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感觉十分柔软,这一下让他摔倒在了地上,他的脸感受到了周围的土地还有些湿润。

    张皓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颤颤巍巍用手寻找着把他绊倒的物体,手指划过萎靡的青草,划过滑腻的布料,划过有些稚嫩的皮肤

    最终停在了一张曾经年轻而鲜活脸颊上,这张脸张皓是如此的熟悉,他不敢置信的继续抚摸着

    抚摸着她的长发,抚摸着她被魄兽们分食了的身体

    求读者来纵横圈子互动一下啊,元让快疯啦!!!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xiangcun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