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 正文卷第三百七十五章:父子
  不止是布里塔尼亚,世界各国在通过各自的渠道知道了深渊进攻的时间以及布里塔尼亚传达的魔法师建议后,也各自都在尽力的增加自己的实力,EU也同样是,包括在EU的教廷。

    “萝菈女士,既然你我的意愿都是不愿再看二者如此内耗下去,那么我们就再此定下这个口头协议,抹去我们的先祖遗留下的恩怨,我我们也会派人来教授你们如何使用神恩。”

    布里塔尼亚潘德拉贡内的清教大教堂被,教皇扎拉哈格坐在教堂后的会客室内,而面前,则是清教的“教皇”萝拉·杜华,清教是没有教皇的,准确的说被称之为最高大主教更加合适。

    一头金色的长发垂至腰间,白皙的皮肤,蓝色的眼眸,看不清年龄。

    “当然,”萝拉笑道,“这也我的夙愿……”

    ……

    “这位主教这么年轻吗?”

    与扎拉哈个一起从清教教堂中走出,范海辛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二十年前她就是这样子了。”扎拉哈个说,“她至少已经是四十岁左右,只不过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

    “她应该算是历史上第一位以女性的身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了吧。”弗拉德说,“因为圣子是男性,在其余基(都)教中都有着只有男人才可以成为神在地上代言人的共识。”

    “这或许也是清教被排斥的根本原因吧。”扎拉哈格目光深邃的说,“好了,走吧,新的圣殿骑士的招收仪式也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要快点回去主持仪式。”扎拉哈格说。

    “这一次招收仪式后,黑教团也需要正式改制了。”范海辛说。

    “是啊……”扎拉哈格有些头痛的扶着额头。

    “卢浮宫已经同意出借蒙娜丽莎像,我们回去之后就能着手进行英灵召唤仪式。”范海辛说。

    “达芬奇吗。”扎拉哈格轻喃,“对于这位历史上的万能之人,我的心中也有着相当的好奇,特别是能让你如此推崇。”

    “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范海辛眼中闪烁着微光说,“而且,绝对会吓你一跳,一切麻烦事您都可以交给他。”

    弗拉德忍不住说,“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

    ……

    “当然,虽然我作为画家驰名于世,但基本上我什么都能做。可以做道具,可以做兵器。设计过都市,也造过船。”

    圣彼得大教堂内的站在魔法阵上达芬奇对着面前的扎拉哈格、范海辛以及弗拉德说。

    “我一直想的是『万物形成的经过』。人造之鸟也好,象征星辰的法杖也好,全战局对应型万能护臂具也好,一切都只是其产物而已。只是我追求着完全的美。在此过程中需要懂得许多而已。”

    “那你达到“完全的美”了吗?”弗拉德问。

    “那是当然。”达芬奇说,“在还算早的阶段就达到了!不过那是我个人的见解。

    为了得到更多共鸣,更加优秀的发展,我日日夜夜都没有停止成为天才。

    收徒弟,去旅行,偶尔也治愈一下人们的内心,我虽然是天才,但并不薄情。毕竟我知道完成的美。不爱人类的存在,不会有作为人类的成长。就是这么简单。虽然我到理解为止,多花了一点时间就是了?”

    “不爱人类的存在,不会有作为人类的成长吗。”扎拉哈格轻喃,他笑道:“您所受的神眷也异常浓厚。”

    “您过奖了,教皇冕下。”达芬奇欠身说。

    “欢迎你的到来,在那之前姑且先确定一下,”扎拉合格看着面前的美少女说,“您确定您是那个历史上的,莱昂纳多·达芬奇吗?”

    “无须质疑,”达芬奇说,“此身,也是我追求完美的美上的一环。”

    扎拉哈格看向一侧的范海辛,“这就是你说的吓我一跳的意思,是吗?范海辛。”

    “说起来我们上次去不列颠见到的那位亚瑟王也是女性呢。”弗拉德说,“为什么这些历史上的男英雄进入英灵殿后就都变成了女性,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可以将其认为是渎神吗,弗拉德。”范海辛伸手准备将红莲之剑拔出来。

    “没有没有,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弗拉德讪笑道。

    “好了,”扎拉哈格看向达芬奇,“您来的正是时候,我们现在有一些事情确实是需要您的帮忙。”

    ……

    其实就是圣殿骑士改制,这并不困难,人数增加了只要相应的增加上层职位就可以了,像一个金字塔一样的结构就非常稳固。

    范海辛虽然依旧是骑士团团团长的位置,但职位从骑士长转为了“元帅”,包括弗拉德也是同样的职位,而骑士长则扩张到了数位。

    这可见骑士团究竟扩张到了怎样的数量,战争永远是最磨练人心的地方,如同路易斯一样。

    在战争中,这些信徒们看见了过去无法见到的死亡、恐惧、绝望,对于生死将会有全新的领悟,自然觉醒虚空的概率就高了起来。

    十四岁的贝里也同样觉醒了虚空,他跟着其余觉醒虚空的年轻人被圣殿骑士团的正式成员领着进入梵蒂冈。

    “黑教团虽然没有教会那种繁琐的教义束缚,但却同样有誓言束缚,我们是神罚在地上的代行者,一旦加入黑教团,就意味着于杀戮为伍,只有坚守住誓言,坚守住本心,你们才不会被这杀戮的业力吞噬,堕入无尽的地域。”

    领在前头的凯瑟琳对着身后的众人郑重的说。

    众人不明觉厉的点了点头。

    贝里忍不住挤过人群来到了凯瑟琳的面前,“凯瑟琳骑士,我能不能拜托你帮我找一个人?”

    “嗯?”凯瑟琳,“寻找失踪人口是EU政府在负责做的事情,他们有着更多的人力跟物力。”

    “不是,我爸爸是一个神父。”贝里说。

    自深渊入侵前,乌鲁克就将贝里接到了罗马城,有扎拉哈格在,罗马城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几个地方之一。

    黑教团的亲属都有着EU派出最为专业的特种部队进行暗中保护,而乌鲁克则前往撞击点发挥自己的力量,去救更多的人,更多的家庭。

    在EU结束后甚至还前往不列颠岛,一直游荡在深渊战的最前线,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去找过自己的儿子,但他一直在与那位保护自己儿子的特种人员保持联系,获悉他的信息以及是否安全。

    “这样啊。”凯瑟琳点了点头,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找自己了,“你能告诉我你父亲是哪个教堂的神父吗?我会通知其余主教帮你找他们。”

    “我……”贝里涨红了脸,“我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道,他的母亲跟妹妹都被吸血鬼杀害了,但是乌鲁克不但没有为她们复仇的想法,甚至从军队中退伍,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神父,愤怒的他根本不想跟乌鲁克多说什么。

    但在经历了深渊入侵后,他见到了那么多的死亡,那么多的尸体,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后。

    心中的怒火突然就在那一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他只想要见到他爸爸。

    他不想他爸爸也成为那些尸体中的一个,复仇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他不想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人,不想自己连唯一的亲人也与他分离。

    但当他真正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父亲却早已经不在他身边……

    “你父亲的教堂该不会就在意大利吧。”一个黑教团候补说。

    “你知道?”贝里有些兴奋的说。

    “罗马城边缘有个教堂在深渊降临的时候收留了很多逃难的人,但是因为聚集的人太多被深渊怪物围攻,虽然黑教团去的及时,但是那个神父……。”那个人的目光深邃,“但他是为善而死,天堂会有他的一席之地的。”

    “不,不可能!”贝里的情绪有些激动,“他是退伍军人,不可能会死的!”

    “罗马就这么大,据我所知,罗马教堂的神父除了那一位外都活的好好的,如果你的父亲不是他,不可能不来找你。”一位与贝里一般年龄的年轻人说,“贝里,不要悲伤于死亡,他会在终点等着你的。”

    “不……不!”贝里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泪水止不住的从指缝间流出。

    其余人都沉默着,这样的死亡与悲伤,他们已经看见过很多次了,没有人觉得此刻的贝里丑态百出,在这背景下,兔死狐悲的他们只觉得同样的哀伤……

    凯瑟琳沉默片刻后说,“贝里,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我或许可以替你问一问。”

    贝里抬起头,“他叫……”

    “凯瑟琳骑士,怎么还不带新的神眷者入教堂宣誓。”

    凯瑟琳转过头,见来人慌张的说,“啊,乌鲁克骑士长,我……我马上带他们进去,您稍等一下。”

    贝里被这熟悉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注意力,他猛的转过头,看向了来人。

    一身的黑色为主色调的黑教团神父服,不过扣子边跟袖口上是银边,那是为了区分正式骑士的设计,元帅是红边。

    短发,由于最近事物特别多,有些胡子拉碴,沧桑的同时更添了一丝成熟男人的魅力。

    “爸……爸?”贝里有些懵。

    “???”凯瑟琳一脸懵逼的转过头,“诶?他就是你爸爸?你不是说你爸爸只是一个神父吗?”

    “贝里,你不会认错了吧,你爸爸怎么可能是黑教团的骑士长。”那位年轻人忍不住说。

    “我……我。”贝里也有些疑惑,但却马上对上了乌鲁克那有些复杂的眼神。

    他缓步来到了贝里面前,“抱歉,贝里,我这个当爸爸的太失职了,竟然连你也觉醒了神眷我都不清楚。”

    “爸爸!”贝里这下没有再疑惑,直接扑进了乌鲁克的怀里失声痛哭着

    而其余人也在短暂的错鞥后,转变为了喜悦,他们都在替失而复得的贝里开心……

    在几个月前,乌鲁克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见习骑士,但在短短几个月他就升为了骑士长,或许有这个职位实在空缺的因素在里面,但他在这深渊战中所做的贡献却完全绰绰有余。

    深渊在给人们带来灾难的同时,也让很多人获得了成长……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xiangcun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