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如此谈心
  “退下。”舍别在亲兵喊出那句话时就预感到事情不对,眼见木德果然因此而生气,连忙喝斥了亲兵一声,随后脸上挤出了笑容,主动的上前弯腰向着木德伸出了右手,“你就是木德组长吧。”

    所谓巴掌不打笑脸人,对方又是少将的身份,木德也不好做的太过,这便有些扭扭捏捏的起了身,与舍别握了握手说道:“我就是木德,是这一次调查的负责组组长。嗯,看舍军长如此风尘仆仆,一定是非常的忙碌吧。”

    此时的舍别哪里有一点风尘仆仆的样子,崭新的少将军服在身,干净异常。这也是他刚刚去换的,在他想来,即然是赤嵌来人,那就是总部来人,当得好好招待才是,这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想不到这反而引起了木德的误会。

    只是舍别并不知道这些,他还以为对方这是在客气,便实话实说的道:“忙碌也是应该的,刚刚就是因为见了一名新五军的团级后勤军官,商量了一下粮草的事情,所以过来晚了。”

    舍别自然是实话实说,但听在木德耳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堂堂的一名少将军长,竟然还屈尊去见一名团级军官,还是管后勤的,这话说出去谁相信呀。木德在心中第一印像便是舍别在敷衍自己。

    “哦,这么说舍军长还真的很忙呀。一个团级军官就可以浪费你那么长时间,这般看来,接下来还会有营级、连级军官吧。那是不是以后一个小小的士兵也要引你亲自去见呢?”

    木德之言,终于让舍别感觉出了一丝的不对。原本以为对方是客气,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找茬。

    舍别怎么说也是一军之长,平时威严惯了,能够低下头来可不是看木德的面子,而是于谦城主的面子。现在对方即然这般的不相信自己,那他还有什么客气的。当下脸色一板的说道:“木德组长,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军长就不能去见团长了吗?我们都是五星军的战士,都是其中的普通一员,用六少爷的话说,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突然间的反击让木德神色一愣。尤其是那句六少爷所说,更是让木德神色变得有些难看。

    能够称杨晨东为六少爷的人,现在并不是很多,只有一些杨系的老人,还有一些位高权重,被重用之人才能这般的称呼,就像是木德以他的身份只能称之为武南王,这就是差距的所在。

    木德还自愣神之间的时候,舍别的第二波反击到了,“刚才木德组长说,小小的士兵,这一点本军长也不敢苟同。五星军能够战无不胜,靠的正是无数的普通士兵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之中就没有什么小字可言,还请慎言。”

    啪啪的打脸。

    原本还想着给对方下马威呢,现在倒好,反被教训了起来。可偏偏舍别之言说的又是极为的冠冕堂皇,更很是道理,便是木德想要反驳也做不到,一时间只能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在那里

    憋着。

    连续的两次反击之后,舍别的郁气也出了不少,他更加知道会因此得罪了木德组长,但他并不害怕,他自信不怕被调查。当然,他也不会去热脸贴什么冷屁·股,当下便以公务繁忙为由转身离开了。

    舍别只是短短的现身之后就走,甚至连其它批工作组成员都没有认识,连基本的客套也是没有,这便惹怒了众人,其中木德的副手常五便一脸忿忿然的说道:“哼!牛气什么。不就是仗着军长的身份吗?惹怒了我们,一样要好好调查你。”

    “对,好好的调查他,堂堂军长不也是做了投敌之事嘛。”

    其它的组员们在这一刻也是齐声叫嚷着。他们都是在赤嵌城成长起来的,目睹了杨系从无到有发展壮大的过程,也因此与荣有焉,总是认为赤嵌城能有今天,与他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可以说,这些人已经把赤嵌城的荣辱和个人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这也是杨晨东和于谦共同商量之后的结果,就是要让大家有一种主人翁意识,唯有如此,才能更好的保卫这里,建设这里。

    这样的教育思想下,倒是极为的成功。每当五星军打了大胜仗传了回来时,总会让一城的百姓都跟着欢呼。但有胜就会有败,就像是当初新二军投降了北明,这件事情传到了赤嵌城之后,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大骂舍别是白眼狼,而这几位都是其中的成员。本着先入为主的思想,他们若是能对舍别有什么好印像才是怪事。

    尽管后来新二军还是重新的回到了杨系的抱怀,但在很多人看来,这也不过就是舍别不得以为而之。谁让杨系、让五星军这般的强大呢?他们不投降又能怎么办?

    这也是调查组来到新二军的初始原因。他们中有人怀疑舍别是心存二心之辈,在加上纪律调查组刚刚成立,他们需要立威,那又有哪一件事情比查一位军长还更有影响力的呢?

    如此,木德就奉命而来了,就是抱着找问题、挑毛病的思想来。这种鸡蛋里面挑骨头的目地的,莫说新二军本身就经过一场动荡了,即便是没有,这样一弄也会出现动荡。

    事实正是如此,与舍别不欢而散的见过一面之后,木德六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通过自身的权力,找了很多原新二军的低层军官“谈心”。

    说是谈心,其实就是威逼利诱,主动向自己想要的结果上去引导。这件事情很快就被骑一师师长孔智了解到,他原本想去告诉舍别,但考虑之前找了一次无果,这一回怒气之下他竟然直去了调查组的驻地,直言他们根本就是来挑事的,与木德组长大吵了一架。

    木德被一位师长顶的下不来台,一怒之下便找到了同在沙井城的公安成员。他们早就接到了赤嵌城传来的命令,让他们配合调查组。当即一队二十人的公安队伍走出,去往了骑一师师部,捉拿孔智师长。

    二十名公安队员就想在师

    部中横行,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们不过是一入师部大门,就被这里的警卫连给包括了,手中所带的刀枪等兵器也被全数拿下,直等着孔智师长发落。

    让大家想不到的是,孔智竟然把这些人都放了,武器也进行了归还,不仅如此,他还主动的不带一兵一卒跟着二十名公安队员走出了师部。而在走出大门的那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大门,眼神中带着坚定无比的气息。

    孔智被带走了,还是在师部当着很多军官的面被带走了,这一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入到军长舍别的耳中,当下他便骑马直向调查组的办公地点而来,很可惜,他连木德组长的人都没有见到,只有常五这个助手挡下了他。“舍军长,孔智身上的问题很大,现正在接受调查,在问题没有弄清楚之前,任何人也不能见他,你还是请回吧。”

    说完了这些话的常五当即就让公安队员将大门关上,把舍别拒之门外。

    一个闭门羹吃下来,舍别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人在马上晃了晃,竟然直接就晕了过去,也好在身边的亲兵反应快,将他接住,但因此舍别还是病倒了。

    一个军,军长和第一师长同时不能工作,这瞬间就影响了整个军的工作日程。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很多经过沙井城要前往亦力把里地区的军队、百姓和粮草都因此而不得不停滞了下来。

    多停一天,问题就会变得更加复杂,更加不好解决。新二军的其它干部眼看局势不好控制,这便迅速向新一军进行了通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大家都是军级单位,但新二军是受新一军管理的。

    新一军军部,虎芒得知了新二军的情况,脸色便是一沉。“搞什么?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亦力把里地区战事正是吃紧之时,弄什么调查组嘛。”

    “是呀,虎头,我看这些人根本就是来添乱的。”后勤师长杨四也是点着头附合的说着。他原本就是一个实在人,欣赏的就是干事实的人,最见不得有人在背后捅刀子了。

    “不行,沙井城做为中转战是绝对不能乱的,得派人去一趟,把那里的问题给解决了。”虎芒摇着头,似是下着决心的说着。

    “虎头,我去吧。”杨四考虑了一下之后主动请战。赤嵌城来的人,一般人可不会给他们面子,在整个始城,也就只有三个人能给赤嵌夫以压力。分别就是虎芒、于冕和杨四。

    虎芒不用说,新一军的军长,马上就是新一集团军的司令,又是从小就跟在杨晨东身边的伴读书童。那不管是哪一个身份拿出来,都足够给赤嵌城总部的人以压力。

    只是以虎芒的身份去见一个调查小组,实在是太抬举他们了。所以并不合适。

    于冕是于谦长子,又是赤嵌城出来的人,当然也没有问题。只是文人做事的手法不够果断,现在的沙井城需要的是雷霆手段来解决一切,他去也不合适。

    

    [乡村小说网]百度搜索“www.xiangcun789.com”